云南頻道

【云南故事特別策劃·我的滇池②】“市民河長”來巡河

2019年04月12日 08:32:51 | 來源:新華網

“市民河長”在濕地內巡河。(新華網 趙普凡 攝)

  新華網昆明4月12日電(念新洪 羅春明 趙普凡 趙勇)今年1月,36條主要出入滇池河道迎來新一屆“市民河長”,100個團隊齊上陣,為滇池保護注入民間力量。在這些團隊中,最新奇的莫過于分管船房河的“市民河長”,他們的巡河方式非常特別——劃皮劃艇或槳板。

“市民河長”在入滇河道內巡河。(新華網 趙普凡 攝)

  入滇河道“玩”槳板,原是“河長”來巡河

  3月初的早晨,入滇河道船房河上,3塊細長的槳板劃破平靜的水面,逆流而上。槳板上的3個小伙子身著專業的運動服和救生衣,或站或坐,熟練地揮動著手中的船槳。

  如此新鮮又酷炫的場景,吸引了眾多市民“圍觀”和議論,“前段時間看新聞,重慶有個小伙子渡江去上班,好像劃的就是這個!”“他們是不是運動員,來這里集訓的?”“好玩是好玩,掉進去也危險喲……”

  很快,“圍觀”群眾發現這3個人“不簡單”,碰到水面上的垃圾,他們會慢下來一點一點地撿;看到有人釣魚,他們會客氣地告知這條河不能垂釣,請對方收起魚竿;在某些區域,他們還會特別仔細地查看,然后拿出手機拍照。

  有市民忍不住靠近岸邊詢問,槳板上的人高聲回答:“我們是‘市民河長’,負責船房河的巡查。”

  3名“水手”來自昆明大風皮劃艇俱樂部,就在今年1月,俱樂部加入滇池保護志愿者行列,成為100個“市民河長”團隊之一。俱樂部成員陳嘉佳介紹,目前團隊共有40余人,都是受過系統訓練的皮劃艇愛好者,能很好地執行巡河任務。

“市民河長”在入滇河道內巡河。(新華網 趙勇 攝)

  槳板巡河優勢多,偷排、盜捕一目了然

  按照昆明市滇池管理局的分配,大風皮劃艇俱樂部主要負責船房河的巡查工作。船房河下段全長8.6千米,平均河寬25米,流經船房、陽光、新河等多個社區,最終匯入滇池草海。

  自加入“市民河長”以來,每月月初,皮劃艇俱樂部成員都要對船房河進行巡查,如果發現問題,則拍照并通過“網格滇池志愿者”微信公眾號進行舉報,月底再進行一次回訪。巡河一般安排在周末,為了輕便考慮,他們一般會選擇充氣槳板。

  可能有人會問,在岸邊也可以巡查,為什么還要劃槳板呢?對此陳嘉佳解釋,“劃著槳板直達河流表面,是能夠發現很多岸上看不到的問題的!”

  3月初巡河當天,陳嘉佳和同伴就發現了不止一個違禁漁具——地籠,有的甚至長達20多米,“偷捕盜捕者相當狡猾,地籠布得很隱蔽,再加上有水草,岸上根本看不出來!”碰到這樣的情況,幾個“市民河長”會拿出手機仔細拍照,并及時進行舉報。

  在發現偷排方面,槳板巡河也有明顯的優勢。3月初巡河當天,陳嘉佳和同伴們就圍著一個排污口仔細查看了很久,“不光是看有沒有污水流出來,我們還會看下面的水草,如果有黑色沉淀物就說明還在排污!”在確認排污口下方水草顏色和周圍水草顏色相近,已經沒有在排污后,幾人才放心地離開,繼續巡河。

“市民河長”對入滇河道上的釣魚人員進行勸阻。(新華網 趙勇 攝)

  爭當“市民河長”,不為耍帥只為保護滇池

  “你憑什么管我?‘市民河長’又怎樣?”3月初巡河當天,面對船房河兩岸釣魚的人,陳嘉佳和同伴們客氣地勸阻,大部分人都收起了魚竿,但也有少數人拒絕甚至罵罵咧咧,還有人拿起石頭揚言要砸過來……

  放棄周末、勞心勞力、沒有報酬,甚至還要被人罵,“市民河長”到底有什么魅力,吸引著他們呢?

  作為昆明人,陳嘉佳坦言,自己雖然對滇池有著很深的感情,但之前對于“保護母親湖”沒有太多實質的行動,直到2012年接觸了皮劃艇,才真正意識到應該身體力行地去做一些事情,“皮劃艇是一項親水、近水的運動,接觸久了,你會發自內心地熱愛我們的河流和湖泊,也會十分痛恨污染和破壞水環境的行為。”

  早在加入“市民河長”前,陳嘉佳和同伴們就經常劃著皮劃艇或槳板,到盤龍江、船房河等入滇河道撿拾垃圾。加入“市民河長”后,一群皮劃艇愛好者更發揮專長,在發現偷排、盜捕、非法取水等方面發揮作用。

  自2009年以來,昆明市已招募了4屆“市民河長”,他們中有不少像大風皮劃艇俱樂部成員這樣,有特長、有情懷、有責任心。正如陳嘉佳所說,“市民河長”這一模式就像大鳥的骨架,一個個“河長”則組成了它的羽毛,“五顏六色、種類繁多,從不同角度發揮各自特長,一起來保護我們的滇池。”

接“市民河長”舉報,管理部門組織人員對濕地內違禁漁具進行清理。(新華網 趙勇 攝)

  就在記者跟隨大風皮劃艇俱樂部巡河之后不久,地籠問題較為嚴重的永昌濕地,經“市民河長”舉報后,相關部門及時組織人員進行了清理。陳嘉佳告訴記者,下一步準備和其他“市民河長”聯動起來,“比如有一位小學教師,就想請我們去給學生講一堂滇池保護的課。我們也想邀請他們,乘坐皮劃艇近距離看看入滇河道。”(完)

  往期回顧:

  【云南故事特別策劃·我的滇池】漁政執法“兄弟連”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花從斗南來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進城的孩子?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沖上云霄!為云南“代言”的女飛行員

  【微紀錄?云南故事】把論文寫在竹林里的“農民”教授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嗨,警犬!

  【微紀錄?云南故事】歌唱的村莊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文物醫生:穿越古今為珍寶“療傷”

?

【糾錯】 [責任編輯: 胡安琪]
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01379599591
牛牛桌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