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片新聞

云南喜洲:大本曲的“掌燈人”

2019年11月26日 10:05:05 | 來源:新華社

趙福坤和“金花”們一起進校園,為孩子們演唱《金花唱消防》,表演結束后,趙福坤被孩子們圍起來。趙福坤供圖

  新華社昆明11月26日電(記者 彭韻佳)“木梁木柱木椽子,木門木窗木樓面,木頭房子嘛最怕火,房主人家莫大意……”三弦伴奏,配以傳統大本曲調,身著白族傳統服裝的趙福坤和他的“金花”們唱起以消防安全為主題的《金花唱消防》。

  這是被趙福坤創新改編的大本曲曲目之一。他將時新內容與大本曲調相結合,探索傳承大本曲的新出路。

  “大本曲是白族傳統的說唱曲藝。”趙福坤告訴記者,傳統大本曲更像“說書”, “說”的部分 “漢字白讀”, “唱”的部分用白族語言。大本曲有“三腔九板十八調”,一個人可以唱多個角色來講述一個完整故事。

  “我會改編大本曲是受我父親的影響。”趙福坤一邊說,一邊引記者見到了他的父親——趙丕鼎。

  眼前的老者皮膚黝黑,瘦削的臉上滿布皺紋,一雙眼睛深邃明亮。個頭不高,背部微微傴僂,因小兒麻痹,77歲的趙丕鼎腿腳不便,走路需要借助拐棍。

  16歲就開始唱大本曲的趙丕鼎也說不清大本曲的歷史,只說在他出生時,大本曲就已經存在很久。趙丕鼎告訴記者,以前每到夏天農閑時,他便出去唱大本曲,一唱就是兩三個月。“那時候身體不好,農活也做不多,出去唱大本曲能掙口飯吃,也能養活家里五六口人。”

趙丕鼎在校園中演唱大本曲,宣傳民族文化。趙福坤供圖

  堂屋里擺上八仙桌,桌上擺唱本、驚堂木,唱者配以折扇坐左側,彈者斜跨三弦琴坐右側,一唱一彈,娓娓吟唱。這是傳統大本曲演繹方式。

  “一聽弦堂三弦響,百姓腳底直發癢。”大本曲是白族人耳熟能詳的曲調,很多人時不時還能哼上一兩句。“后來家家都有電視,大家伙兒都喜歡看電視,不太愿意出來聽曲了。”

  電視、網絡等新興媒體對大本曲產生了巨大沖擊,趙丕鼎和兒子開始琢磨大本曲的出路。

  偶然間,趙丕鼎發現村里政策、新鮮信息的傳遞經常用念文件、讀報紙的方式,因為語言習慣的問題,大家常一知半解。“當時就想,要不把這些政策都譜上大本曲,唱給他們聽。”保留大本曲吟詩、道白、行腔的基本形式,配以傳統曲調,趙丕鼎與兒子開始把政策用老鄉們耳熟能詳的方式唱給他們聽,聽大本曲的人又開始多了起來。

  “這是一舉兩得好事兒,用大家熟悉的曲調,既能讓村里人知道黨的政策,我們也能繼續唱大本曲給大家伙兒聽。”趙丕鼎說出了他的“私心”,他想用這種方式讓大本曲繼續被傳唱。

趙丕鼎和趙福坤在校園中同臺演唱大本曲。趙福坤供圖

  2016年大理治理洱海時,趙丕鼎還新譜了《昔日洱海》《保護洱海》等大本曲曲目,被廣為傳唱。“保護洱海是每一個大理人的責任,這種觀念要讓鄉里鄉親都知道。”趙丕鼎談起創作初衷。

  即便有過對大本曲未來發展的困惑,畢業后的趙福坤依然堅持唱大本曲,“爸爸一直都喜歡大本曲,也想讓它傳承下去,那我就把對他孝心都放在唱大本曲上。”說話間,趙福坤的手一直搭在父親肩上,靦腆地笑了。

  白族繞三靈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,繞三靈的標志之一就是彈唱大本曲。2008年,趙丕鼎被授予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白族繞三靈代表性傳承人。

  “我就想把大本曲一直唱下去,不能讓白族人丟了自己的東西。”唱了61年大本曲的趙丕鼎說。(完)

【糾錯】 [責任編輯: 石光良]
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131385835011
牛牛桌面